菩船新闻网> 旅游 > 这条被拍成电影、编成歌、写成诗的胡同,藏着什么秘密?

这条被拍成电影、编成歌、写成诗的胡同,藏着什么秘密?

  • 菩船新闻网
  • 2019-12-02 18:15:54

如今,只有老北京人在北京迷路了。

由钢和混凝土建造的高层建筑层层环绕着古城。

我过去住的旧胡同已经被拆除或重建。北京每天都在变化,童年的记忆无处可寻。

关门张筱膺/照片

遛鸟的人,骑三轮车摘蔬菜的小媳妇,放学后到处参观的孩子们都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。胡同的故事和传说只能寄托在电影、文学和歌曲上。

白发的传说

不敢在半夜问路,因为害怕到达花的深处。

人们说有一位老妇人住在花的深处。

穿着绣花鞋的安详老人

还在等待战争归来

你可能听过这首歌“北京的一夜”无数遍了,甚至情不自禁地哼着“北京的一夜,我留下了许多感觉……”

但是你可能不知道这个鲜花深处的地名真的存在于北京。这是新街口附近的一条小巷。

百花深处的张筱膺胡同

“花深得很,世界都不知道。院子半阴半阴,老庙有三英尺高的草。秋风没有忘记,卷走了落叶。在这里战胜桃园只是因为人们会变老。”

顾城的诗是关于花深处的胡同。

据传说,明朝万历年间,一对姓张的夫妇勤俭节约,在新街口南巷买了20到30亩空地,在花园里种树。

堆积的岩石是山,挖的是池,盖的是茅草亭,牡丹和牡丹种在地里,莲藕种在池中。

夏天,当太阳落山时,微风吹过,香气扑面而来。秋天黄花香,冬天梅花清雪,这里也有适合四季的独特风景。当时,这座城市的文人陆续来到这里。

因此,北京称之为花的深度。

张筱膺/照片

张氏夫妇死后,花园荒芜了,遗骸也不见了。这个地方已经变成了一个小胡同,但是这个名字在花的深处已经传了下来。

老舍曾经住在一个小羊圈胡同(后来改名为小羊家胡同),紧挨着一条鲜花盛开的胡同。

他在老张的哲学中提到:“胡同又窄又长。两边都衬有砖墙。南墙很少见到阳光,有一层薄薄的绿色苔藓和蜗牛爬过的微弱银色轨迹。走进去更宽敞一点,但两边的墙都更破了。”

许多年过去了,花深处的小巷依然存在。

杂草丛生的张筱膺/照片

就像旧北京数百条不为人知的胡同一样,当年的花朵已经消失,但它们又窄又破旧。

一丝岩石般的忧郁

1992年的一个雪夜,这条破旧的小巷被写进了歌曲《北京之夜》。

歌手陈升说:“在那年的最后一场雪中,上帝给了我一首歌。”。"百花胡同中那些美丽的灵魂在胡同深处温柔地微笑着."

他在百花深巷16号百花录音室录制了那些美丽的灵魂。

前录音室张筱膺/摄影师

20世纪90年代,当中国摇滚盛行时,“百花”是北京最早的录音棚之一,许多音乐家的摇滚梦想在这里被点燃。

这家北京音响设备厂的录音棚建成后,《北京日报》还报道称,当时它被列为一流的高档录音棚。

《北京日报》,第二版,1990年8月29日

许多摇滚歌手的专辑和样本都是基于此。唐朝的“唐朝”、张楚的“妹妹”和何勇的“垃圾场”...都出生在这里。

当时也有流行的电视剧和电影音乐,康熙帝、雍正和纽约北京人的主题曲也在这里录制。

据工作人员张晓唯说,当时有89名录音工程师,他们都有任务。在最忙的时候,这里几乎每天都会录制一张专辑。

时代变了,充满激情的百花录音棚渐渐平静下来,来这里录音的歌手越来越少。

张筱膺胡同深处/照片

现在回到过去,古老的灰色墙壁,再也找不到那个时代的激情。

找不到内存

百花深处的胡同是老北影宿舍的住处,陈凯歌主任和谢天主任曾经住在这里。

2002年,陈凯歌为戛纳电影节系列片《十分钟,老年》执导了一部微电影《深花》。

作为制片人邀请的唯一一位中国导演,他选择了他曾经居住的百花深处的胡同,那里承载着每个人对老北京胡同的无限想象。

(这部电影持续10分钟,建议在无线网络下观看)

冯先生是北京人,在这个不断变化的现代城市找不到家。

百花深处的胡同,古老的木门,古老的门墩和曾经鲜花盛开的大庭院,已经被高耸的高层建筑所取代,消失在尘土中。

胡同,曾经是北京几代简单的人居住的地方。

“别问花的深度在哪里。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朵深深的花。”

百花深处的张筱膺胡同

对于在胡同长大的孩子来说,院子里的枣树已经长大了,他们将被分发给邻居。谁做饭缺少盐和醋,从邻居家借一些吧...

这条小巷子充满了人情味。

现在,北京的胡同正在衰落。

许多以前住在胡同的老邻居已经搬走了,并逐渐失去了联系。

屋顶上的鸽棚张筱膺/照片

盘旋在上空的鸽子听不到鸽子哨声。街道间的叫喊声消失在城市的喧嚣中。

就像鲜花深处的胡同一样,白发美人的传说和摇滚岁月的激情早已被人们遗忘。

也许有一天,“天篷鱼缸里的石榴树,刘李胖姑娘少爷”的生活会留在记忆中,永远不会回来。

浙江11选5开奖结果 11选5购买 上海快3投注 台湾宾果下载